亚博在线娱乐

当前位置:首页—— 长篇小说

长篇小说

上海三部曲 上海屋檐下 第1部 第3章 白驹过隙
作者:谢奇书  发布日期:2019-04-11 16:39:31  浏览次数:40
分享到:

白驹刚把自己的脸孔凑上去,嗒声刚落。

就被人从后面双手推开:“白工,行行好,快让我凑凑,要迟到了。”人力部的李灵,忙不急迭地把自己的脸蛋,对准考勤机,巧笑到,

“再迟到,这月的奖金就没啦。”

叮—咚!脸谱考勤机悦耳地响二声,白光一闪,迅速缩成了一条亮线,骤然熄灭。时间,刚好8点30过5分,公司考勤算迟到的最后底线。

与此同时,有人在后面跺脚。

“完了完了,就二秒钟,这算哪回事儿啊?”一面趋步向前,扬起粉拳就要捶考勤机。白驹眼明手快,一把拦住。

“燕儿,使不得,使不得哟。我看,算啦,给人家大部长求个情吧。”

李灵呢,一面就着考勤机的玻璃罩面,捋着自己鬓发,一面也不看谁的冷冷道: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迟到就迟到,奖金没了就不活啦?”

文燕愤怒的瞪她一眼,跺跺脚,哼的声扭头跑了。

白驹有些难堪的摇摇头,也转身朝自己的格子间走去,可李灵叫住了他:“白工。”“有事吗?”白驹只得停下,露出微笑:“部长大人。”

“少酸!”

捋好鬓发的人力部长,又对着明亮的罩面,用力蠕蠕自己的上下嘴唇,这才转过身:“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喜事临门,有些飘飘然,可也犯不着不理人哦,忘恩负义,后果很严重哦。”

白驹有些懵,睁大了眼睛。

“什么意思?”“进了公司,拿着高薪,又五子登科,爹爹妈妈围着你转,还勾搭上了本科室的美女,”白驹一下涨红了脸。

“唉李部李部,大清早的开什么玩笑?没事儿我可忙自己的了。”

“我没同意,你敢离开试试?”

人力部长狠狠的瞪着白驹,漂亮的脸蛋上,竟然一片潮红,咬着牙根,挤出一句:“没良心的家伙,就记着你那燕儿,”

“李部长,董事长电话。”

中央广播在悦耳的开叫:“请速回人力部,请速回人力部。”李灵又狠狠瞪瞪白驹,姿势优雅的快步离开。也没见她怎么加大步子,眨眼间就消失在宽大的客厅外。

白驹照例先钻进厕所。

然后才不紧不慢地走到自己的工作座位,天蓝色的单人椅,己从办公桌下拉出,卡通水杯被认真洗过,半杯温开水还在轻轻怂动。

耳机,耳机线,小贴签,鼠标,U盘等,摆得整整齐齐,连电脑也打开了,活泼可爱的彤彤,正在屏幕上顽皮的望着他……一边的文燕,关心的看看他。

“又被老太太教训了?算啦,犯不着生气,这种老太太,”

“文燕,我说过多次,我自己的桌面自己打理。”

白驹定定的瞧着女同事:“谢谢你了,真的,你还是忙你自己的吧。”文燕习惯性一笑,变戏法般把一包豆奶和三个大眼包子,从桌面上轻轻推过来。

“给,快趁热吃,别饿着。”

白驹摇摇头,叹一口长气,身子向后一仰。

正好看到部长陪着人力部长和董事长,一路巡视过来,浑身一机灵,不待他动手,文燕手一伸,一个标着PSZS零件字样的牛皮袋,早把豆奶和包子笼下,顺手拖到了她自己桌面的文件堆下。

“这是白工,复旦毕业的计算机硕士,现在公司负责产品的硬件开发。”

部长满面笑容的指着白驹,给戴着金线眼镜,高大而彬彬有礼的董事长介绍。

“董事长!”白驹站了起来,董事长则轻轻的点点头,俯身向前,先看看标着“白驹·硬件工程师·开发部·工号1981。”

接着,拿起鼠标动动。

墨绿色的箭头,便在彤彤全身灵活的游弋。“哦,好可爱的小姑娘,白驹,是你的女儿?”看样子,董事长对白驹整洁的桌面和饱满的工作状态,十分满意。

“多大啦?”

“18个月!”

“哈,你也学会了入乡随俗,不就是一岁半吗?”董事长儒雅的脸孔上荡起了笑纹:“Thank you for your answering my questions(谢谢你回落答我的问题)。”

“Glad to meet you(我也很高兴)。”

董事长伸出了右手:“好好干,我们需要你。”白驹双手握住:“谢谢董事长,我一定努力。”部领导的右手,又指向左侧:“这是开发部档案员兼接待,文燕……”

趁董事长转向女同事,李灵可爱的笑着。

暗暗对白驹伸伸大指姆,白驹佯装没看见,仔细地打量着不常见到的董事长。这是一个传奇性的人物,华裔的骄傲和大学生们崇拜的企业家。

算起来,年逾五十的董事长,还是白驹的校友呢。

董事长从上海复旦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,因为成绩格外优秀,美国畦谷对他发出了访问邀请。不久,又应邀进了畦谷的贝尔实验室深造。

毕业后,就留在了畦谷工作。

拿到了永久性绿卡,并创办了自己的计算机公司。再以后,挥师国内,落户上海,招纳业界精英,在计算机领域做得风生水起。

这便是如今的“远大科技(中国)有限公司”

公司,雄据在上海滩最繁华的商业区中心淮海中路,占据了37层环形商业大厦的中间三层楼,业务涵盖了计算机,广告,企业策划等区域。

远大卓著,傲然而立。

在外商群雄中,崭露头角,成为引人嘱目的新军。即然这样,公司对人才的要求十分严格,秉承“重学历更重能力”的企业文化。

一流硬件,重金招募各行好手。

基本上杜绝了高学历低能力,好高骛远和人浮于事的中国特色企业病。因此,能进远大的员工,必有非一般的过硬本事和专业水准。

白驹是一个偶然的机遇进的远大科技。

刚跨出校门的白驹,1米76的身高,英气勃勃,阳刚青春,持着复旦大学计算机硕士的烫金文凭,揣着正式的上海市居民户口,毫无悬念的应聘成功。

春风得意,成为了世界500强之一德国×公司的一员。

当时,招聘接待面试他的,是一个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外语系,修长漂亮的年轻中国姑娘,职称是董事长特别助理。

其实,当时与白驹一同应聘,进入最后环节的,还有五个青年才俊。

个个毕业于上海或北京的名牌大学,同样英气勃勃,阳刚青春,在滔滔不绝上,更胜白驹一筹。然而,只有白驹和另一个年轻学子,最后接到了录取通知。

世界500强企业,名不虚传。

除了工作压力特大之外,其他一切都令白驹心花怒放,乐在其中。眼看着事业如虹,前程似锦,车子,房子,票子,妻子和儿子在望。

突然一天下午。

董事长特别助理来找他。面对着即是自己的顶头上司,又是自己恩人的中国姑娘,白驹有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。

果然,细细瞧去。

平时保养良好,举止优雅的特别助理,好似悄悄哭泣过,脸色戚戚的:“白驹呀,我是来向你告别的,我己递交了辞职书,明天就离开公司了。”

白驹脑子嗡嗡,张大了嘴巴。

“做得好好的,为什么?”姑娘摇摇头,欲言又止,热辣辣的看着他,好半天站起来,伸出了素手:“再见!世途艰难,人海茫茫,从此天涯孤旅,但愿,但愿我们还能见面。”

姑娘一步三回头的走了,那哀怨的目光,让白驹傻乎乎的站着,不知所措。

此后不久,经人介绍,白驹和校友,医学硕士妙香姑娘,确定了恋爱关系,并迅速走入了婚姻殿堂,半年后,又有了可爱的小彤彤。

工作也有了进一步的突破。

提职,还加了薪水,可谓春风得意。然而,欧洲经济危机突然爆发,席卷全球,上海的这家德国公司紧急收缩,降低成本,躲避风险。

白驹和所有的中国员工。

被全部就地裁员,成了高学历的失业者。面对新婚妻子和嗷嗷待哺的女儿,从顶峰跌到低谷的白小伙,朝出晚归,风尘仆仆,奔波于北上广的各种招聘会。

总算是尝到了人生的第一次苦涩。

许是天意,在上海本地的一次高规格,高学历和高能力的专场高端招聘会上,白驹又一次遇到了那个中国姑娘。

此时,无声胜有声。

曾经的德国公司董事长特别助理,现在代表着一家华裔的“远大科技(中国)有限公司”,进行人才招聘和储备,职称是人力资源部长。

就这样,白驹续写了他人生的第二次传奇。

在失业20余天后,成功再就业,摆脱了捏着名牌大学硕士文凭,却长期性失业,贫困尴尬的窘境,暗自舒了一口长气。

第二次对白驹伸出援手的这个中国姑娘,就是现在这个李灵。

白驹记得清楚,当二人工作余间,第一次坐在咖啡厅相对叙旧时,李灵对自己的情况相当熟悉,甚至说得出自己爱人和女儿的名字。

不过,经历了一年多的磨难。

白驹身上刚跨出象牙塔时的懵懂傻气,也磨掉了一些。他有些提心吊胆地听着李灵细声慢语,生怕她突然哭泣或发怒。

然而,李灵很沉着,更冷静。

虽然表情有些颓丧懊悔,可语气坚定且轻盈:“没事儿!男人嘛,娶妻生子正常得很,不然,你如何对你老爸老妈交待?”

话锋一转,盯住对方。

“不过,我们还会是好朋友的,对吗?”白驹连连点头。李灵嘴角含着一丝笑纹,看看他,又淡淡到:“现在,你不想知道本姑娘的近况吗?”

白驹有些慌乱的摇头,又点头,摇头,复点头。

李灵静静地瞧着他的窘态,像欣赏一幕歌剧。未了,轻轻说:“我也婚了,奉老妈老爸之命。我是独女儿,爸妈从小把我捧在手心长大,我不忍看到他们伤心和生气。可是,我不爱他。真的,不爱他,我用了各种方法,可我真是爱不起来。”8888888888888888888888

“为,为什么告诉我这些?”

白驹有些慌乱,像做了多大的亏心事,耳根发燥,烦恼不安:“为什么?我们,我们只是朋友。”“只是朋友?”李灵冷笑一声,直浸白驹骨髓。

“傻大个,你真是不了解女人哇。行啦,就这样吧。对了,提个醒儿,你那女同桌文燕,可不是个好东东,你自己注意点,保持距离,这要求不过份吧?”

站起来,砰!

一弹手指头:“老板,再来一盒奇米克,一杯蓝山,打包,一起买单!”随后,把精美打包后蛋糕和咖啡,推给白驹。

“带给你夫人和女儿,略表我的心意,下不为例。”

白驹想拒绝,可感到嘴巴生涩,说不出口……

“白驹白驹,想什么呢?董事长己走啦。”白驹回过神,部长正笑嘻嘻的看着他:“好好,董事长表扬了你,你为咱开发部长了面子,下班后,沁沁见,我请客,不见不散。”

一边的文燕,大约是挨了批评?

有些不高兴的丧着脸,有气无力的收拾桌面,一面咕嘟咕噜:“细节真能体现人的专业水平?我不信耶!平时我都是特别喜欢整洁的。”

听了部长的邀请,文燕一下瞪着他。

“还有我呢?请客不请我,心里鬼冒火,许头儿,不请我,怠工让你试试看?”部长连忙亡羊补牢:“大小姐,我可从没批评过你哦。我这不是刚想邀你一起吗?”

听着许头儿有意放低的嗓门儿,白驹就想笑。

果然,文燕故意提高了声音:“哼,请客不请我,心里鬼冒火。”“哎呀,美女耶,轻点轻点轻一点行不?拜托了呀。”

可是,文燕的大声正在忙碌的同事们都听到了,大家围了过来,七嘴八舌。吓得部长连连摇手:“没这事儿,没这事儿,文燕闹着玩儿呢。”

他转向自己的女档案员,挤挤眼睛。

笑得比哭还难看:“燕儿,是不是呀?”文燕得意的瞅瞅白驹,白驹对她摇摇头。女档案员又面向同事们,慢条斯理的回答。

“许头儿说得,”

拖长了嗓音,吊得部长不由得张大了嘴巴:“说,得,绝对,正确,根本没这事儿。大家想想,许头儿上有老,下有小,外有小,哪有钱请客呀?”

大家爆笑,一屋欢欣。

笑声中,有人大声问:“燕儿呀,上有老,下有小,我们理解,可这外有小?”“就是外面有小三呀!”燕儿恶作剧的又提高了嗓门儿。

“简化,简称,这都不懂,你You are behind.(你落后啦!)”

笑声再起。

哄笑声中,部长在做作而凑趣的嘶叫着求饶:“可怜可怜本帅哥,人言可畏呀,这要传到我老婆耳朵里,我还活不活呀?再说,活了38年,除老婆外我连别的女人手都没摸过,说我外有小,我不服,我冤枉啊!行行好,规定,规定哦,兄弟姐妹们,看在钱份上,该办正事啦。”

同事们哄笑着,散开了。

白驹点开加密文件包,憨态可鞠的彤彤,顿时变成了标着代号的各种管材。他凝眸盯住了好一会儿,手指轻动,管材变成了使用单位的意见或建议反馈……

好一会儿,手托脸腮的白驹,回过神。

文燕轻轻推过来一杯红茶:“没放糖,喝吧。”又重新拿出豆浆包子:“趁热。”今天早上恰巧没吃早餐的白驹,也就不客气的吃喝起来。

读了17年的书,白驹习惯了随遇而安。

对吃喝不讲究,能填饱肚皮就行,有了彤彤后,注意力全线转移,对自己的生活更是马马虎虎。早上上班途中,有时间顺手买杯豆浆,二个包子,匆忙下肚,没时间也就算了。

反正,到公司后。

随时可以外出或在办公室用餐,只要不影响别人和自己的工作任务就行。公司二楼的食堂里,24小时都备有咖啡,热茶,烩面和西式面包。

唯一的要求,是员工自己动手,以不浪费为前提。

远大科技的畦谷华裔老板,实行的是最大值的人性化管理,典型的美式办公风格。事实证明,优厚的物质待遇和三高人才一相逢,水乳交融,和谐贴切。

远比那些,仅靠严厉呆板的规章制度+低素质员工,产生着最大化的管理效益。

瞅着自己的心意,被暗恋的白马王子狼吞虎咽下了肚,文燕心里就别提有多高兴。非常奇怪,也不知部长大人是怎么搞的?

或许是无意?也许是故意?

作为开发部档案员和接待员的文燕,有着自己的专用格子间,却偏偏把她安排在白驹邻桌。事实上,与白驹同龄的上海交大毕业生文燕,比白驹先于一年成为远大科技的员工。

也就是说,文燕毕业进入远大时,白驹正好进入那个世界500强之一的德国公司。

如果不是那场世界性的经济危机,二人本是二条轨上的车,一辈子不会相碰。学档案管理的交大女生,在远大科技如鱼得水,游刃有余。

端庄秀雅,乐于助人,人缘极好。

唯一的不足,就是1米55的个子,在经过严格面试而有幸进入远大的女生中,显得十分突出。忽一日,部长请她到部长办公室,告诉她。

开发部来了新人。

这个毕业于复旦的计算机硕士,准备安排在她的邻桌。业内都传,若从全国讲,上海复旦的名声远盖过上海交大,可在上海本地,交大却更比复旦的风头足盛。

要说这事儿呢,似乎并没有得到当局的承认,有些可疑。

但复旦交大的相互不买帐,却是客观存在的。因此,文燕淡淡到:“又一个硕士,我还博士呢。做我的邻桌?难道开发部之大,己安不下一张新的课桌,什么意思嘛?”

部长笑笑,有点暧昧。

“没意思,主要是看到你一个人清静且孤单,再说,人家又是遇上了经济危机,不幸被资本家裁了员,初来乍到,什么都不熟,也需要有人帮助引导呀。”

想想自己刚来公司那时。

当时还是副部长的许头儿,也曾这样劝导前任女档案员,而且,洋洋洋大观的公司管理规章中,也白纸黑字的写着这一条,文燕不说话了。

开发部,是远大科技的重要职能部门。

开发部占用了公司整整二大间,打通连成一片100多平方的办公室,文燕单独一座的格子间正对大门,与最里面用玻璃加窗帘隔开的部长办公室,首尾相望。

犹如一双手,把中间一览无余的开阔式办公室,紧巴巴的扼在了一起。

这种摆姿,从视觉和心理上,都让档案员兼接待员,俨然成了开发部的负责人,很是自得好受。当然,也让大家郁闷和不高兴,时不时就讥笑为“副部”或“头儿”。

白驹的到来,让文燕的单间,变成了连排。

本应该是,令文燕不习惯或度日如年的。可是,从第一天起,文燕非但没有这种感觉,反而暗地以手加额,暗呼庆幸。

为什么?就因为。

颇具己婚男人成熟风范的白驹,从形象,精神和气质上,都让她睁大了眼睛,再则,外表泰然的女档案员兼接待员,眼看着就要成为倒霉的剩女啦。

“好吧,这算这么多吧。”

文燕面无表情,漫不经心的接过白驹推过来的钞票,扔到自己抽屉:“这次任务重,时间紧,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,”白驹就客气抢过了话头。

“谢谢,到时一定找你。”

“我前天下班路过浦西,看到了你女儿,真是活泼可爱啊!”

硬件工程师的目光,离开了屏幕,嘴角荡起笑纹:“真的?那个小可爱。文燕,你不是住在徐家汇吗?”“你爸妈抱着她,边走边逗乐,你爸和你长得可真像。”

“父子嘛,脾气爱好可大不一样。”

白驹摇摇头,他感到奇怪,文燕怎么认识自己的爸妈?猜,还是听人讲的?“燕儿,给,快趁热吃了。”二块焦黄喷香的磁巴,突然放在了文燕桌上。

一个挺拔的年轻人,笑嘻嘻的站在面前。

雪白的手套,保安服和大盖帽一尘不染,映得白驹二眼发花。文燕往椅背一仰,抱起自己的胳膊,见惯不惊问。

“向前,你这是干什么?我说过,完全没必要,你不要再送了。”

“可是,你不是说你最喜欢才煎出的磁巴吗?”

保安反倒有些不好意思,躲开文燕的眼光,搓着自己的双手,用很好听参夹着上海话的京片儿回答,未了,放低嗓门儿有些委屈的又告之。

“我可是守着老板刚出锅,就送上来的。”

“谢谢,没用。”

文燕淡淡到,顺手拈起白驹刚给的早餐钱,也不数的塞到保安手中:“真的,向前,你不要这样。”不防一只手伸过来,抓起起磁巴就跑。

却烫得呀的声尖叫:“真是才出锅的,好烫好烫哟。”

磁巴从右手倒到左手,又从左手倒到右手,是二排外号“小玫瑰”的女同事。但见她蹑手蹑脚,嘴巴张成0状,就是舍不得扔掉香喷喷的磁巴……

午餐时,白驹与部长相对而坐。

二人一面慢腾腾的吃着可口的饭菜,一面随意聊着工作上的话题。这是远大科技的传统和习惯,虽然,还不至于像华为那样以拚命加班令世人侧目。

却也起到了检查督促,上下沟通的良好效果,员工们普遍表示能接受。

聊一歇,部长突然问到:“白驹,公司各方面虽然都不错,老板为人也厚道,可我们毕竟是替人做嫁衣,终有人老珠黄被遗弃那天,你想过没有?”

白驹老实的摇摇头:“还早吧,再说,想那么多那么远干嘛?还是活在当下好。”

“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,这不用我指教的呀。”部长说着,狠狠舀一勺子蒸蛋塞进自己嘴巴,含含混混,可也明明朗朗。

“替老板考虑,固然是难得的绝好品质,为自己着想,也不失为个人的聪明之举。也不用明确回答,能明白我的意思就行,”

白驹有些不相信的看看顶头上司。

信手叉起一块大排举到自己嘴边。

大排烧得喷香金黄,薄薄的肥肉层上,是条纹清晰的瘦肉,而肉中整齐的纤排,项端微黄,骨干薰色,看似坚硬无比。

可是,你把放在自己嘴巴里。

稍稍用力一嚼,那纤排骨就会软碎化渣,味道比肥瘦肉更甚。华裔老板为自己公司的员工,聘请了沪上有名的厨师掌厨,以此拴住员工的胃。

“现在,什么都要钱,房价一个劲上涨,难啊!”

看对方不动声色,部长仿佛自我解嘲,也叉起一块大排,举到自己嘴边,研究般瞅着:“你呢,刚有了一个彤彤,幸福得还有点晕头转向。我呢,第一个都快三岁啦,还和老婆一起挤在岳父母家,那味道,不好受呀。”

一下塞进自己嘴巴,嘴巴顿时胀得鼓鼓的。

连眼珠子都像要鼓了出来:“我,我不喜欢本帮菜,这甜味儿啊,God I hate(上帝,真讨厌)。”那么,白驹呢?

虽然也不太喜欢这甜味儿,可毕竟在上海呆了12年。

耳濡目染,以食为天,也到底对这本帮菜趋向了接受。大排骨入嘴即碎,骨骼味肉味儿满嘴溢香,甜中微咸,其味无穷。

满嘴余香,悠然自得。

白驹瞅瞅部长有些夸张的胖脸,忽然感到有些好笑:即不信任我,又何必给我洗脑?即不喜欢沪菜,又何必非要叉大排?

作为正餐的远大午餐,在这入驻环形商业广场的大小企业中,有口皆碑。

远大不像有的大小公司,正餐只考虑大多数员工的需要,而是充分体现华裔老板的经营理念“个性·价值”

所以,远大正餐。

几乎囊括了中国的八大菜系,外加欧美的牛奶面包。这样虽然成本大,收到的效果却十分显著。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。”

人才们虽有各自的牢骚或不满,却都为老板的良苦用心和善解人意感动。

感动最终化成自觉,提升工作效率,奠定了远大科技发展的日益强盛。其实,对于这个顶头上司,白驹了解得并不太多。

因为,他了解的渠道。

仅限于聆听同事们和文燕平时的聊天。人到中年的许部长来自山东,遵循着小说中的情节,毕业于交大的管理硕士,虽然拥有了上海户口,却在这座城市形影相吊,举目无亲

尔后经人介绍。

以“优质潜力股”身份,得到一上海姑娘的父母认同,恩准其与自己的女儿交往。二人最终走入了婚姻殿堂,三年间,有了一个漂亮聪明的女孩儿。

现在一家三口。

仍挤在上海岳父母的小二室一厅,学历仅本科生的妻子,又自动失业当了全职能太太,其景可叹。因此,部长大人以年薪30万的远大中层干部之尊,仍感不满足,也就不奇怪了。

“问题是,我和部长并不相互了解,他为什么要找我呢?”

白驹默想着,津津有味的嚼着大排,不时瞅几眼顶头上司:“自古创业要知根知底,携手共进,同甘共苦,难道他不懂这个道理么?”

“挤个座,许部。”

叮当!很好听的陶瓷声响,一副乳白瓷碟盅放在了部长桌边,李灵含笑而立:“可以吗?”部长往一边移移,满脸都是真诚的笑靥。

“这不是故意将我军呀?李部,我这个部长,比起你那个部长,连小巫也算不上,请坐,快请坐。”

“谢谢”

李灵一捋衣襟,双腿一偏坐了下来。也不看谁,轻轻揭开瓷盖,一股鸡汤特有的清香溢出,纤尘不染的手指一拎,乳色的瓷勺在盅里无声搅动,听不到一丝轻响。

然后舀起一小勺。

左手指一挽耳发,呶起嘴唇尝尝:“嗯,出有车,食有鱼,这生活不错!”进了嘴巴,白驹和部长相互瞅瞅,都不出声的看着她。

大约天下的人力资源部长。

都不太受干部员工的欢迎?

聊得正欢的二个男士,冷丁被人力部长插了进来,仿佛都感到不习惯。许部甚至摸摸自己的面前碟盘,把餐叉,勺子和筷子从盘中,慢慢腾腾的拿起。

然后,端端正正重新在碟盘上放好,似乎想起身离开。没想到李灵瞟到了他这小动作,又一口鸡汤下肚后,淡淡到:“许部,你那个创业计划,我看可行性不大,没必要了吧?”

许部瞟瞟白驹,重新拎起勺子。

“只是打算,考虑并不成熟呢。”“人脉,资金,产品,销路,公关,云云云云,恐怕没那么简单。”李灵继续低头喝汤。

宛如知道对面的白驹,正迷惑不解,懵懵懂懂瞧着自己。

微微皱眉到:“办事就怕心血来潮,一时冲动,你好像并不是刚跨出象牙塔的嘛?”许部的脸,有些发红,咳咳嗽,动作也有些不自然。

“草根创业,是中国的第三次改革浪潮。如果我没记错,二战后日本的迅速崛起,到现在还有很强的借鉴性。”

李灵抬起头微微一笑。

“许部,醉翁之意不在酒,我看人逢知己千杯少,话不投机半句多呀。这样吧,”许部趁机站起,端起了碟盘,大声笑到。

“你们谈你们谈,我吃我的鲁菜去啦。”

睃白驹一眼,溜之大吉。顶头上司一溜走,白驹就暗地里叫苦不迭。他己感到李灵对自己的控制,越来越强烈。这种控制的最终目的,不言而喻。

可是,自己有家有女儿,怎能入她所愿?

当然,除此之外,白驹也感到有些迷茫,暗地里甚至感到愉悦。美女李灵在公司里,可是一株带刺的玫瑰,青春菲芳,风姿盎然,内外皆修,优雅端庄。

除掉她手握考核大权和“人力部长”的光环。

其专业水准,协调能力和人缘,也颇得领导和员工们的首肯。开发部不止多脑子活泛的高智商,更多自命风流倜傥的才子。

其中,就有一个娇妻柔儿绕膝,颇有才华的软件工程师,化名“伊本才女”的网络鬼才,禁不住拜倒在李灵的石榴裙下,不断为她写诗赋词,以期博其一笑。

结果,每每事与愿违。

不但被李美女将其情诗,一一张贴在企业文化栏,还一一以娟秀的字迹给予了批语。现在,让我们欣赏欣这些批语。

其情昭昭,其意哀哀,是送错了地方吧?

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?只怕上了贼船,你笑我哭你妻儿疯。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?且慢,先莫伤感,大诗人,你吃早饭没有哇……

观者哈哈!才女戚戚!

恨不得地上有条缝——钻将进去!可是,就这么个人称“刺玫瑰”的美女,却对自己情有独钟,喜兮忧兮?福兮祸兮?

汤香缭绕,李灵继续优雅的喝着鸡汤。

不,不是喝,是呷,一浅口一浅口的呷着,瞧着她可爱的嘴唇轻轻蠕动和脸蛋上的心驰神往,白驹感到就是一种美的享受。

“我一直认为,人世最好的补品,就是鸡汤。”

又呷了一浅口。

李灵带着明显的悠闲满意,一手拎勺,一手托腮,看定白驹轻声说:“一道真正的鸡汤,大抵要经过以下过程,将鸡去掉鸡皮上残存的细毛,洗干净,剁成块;将鸡块倒入大汤锅中煮开锅,捞出,用温水洗干净上面的血沫;重新放入干净的汤锅中,加入大约高出鸡块20厘米的清水,大火烧开后,去浮沫……哦对了,我是不是在,”

见对方心不在焉,她话头一转。

“对牛弹琴哇?”“不,是对人高叙。”瞧着她嗔怪的可爱样,白驹竟破天荒的开起了玩笑。他得承认,美女就是美女!

李灵与自己相对而坐,引得同事们的目光,都朝这边睃呢。

“哇噻,愚人也开窍了呀?”李灵意外的睁大了眼睛:“你不是一向看到我,就下意识的想躲开吗?”“说什么呢?”

白驹有些狼狈,一抬眼,更令他不安。

李灵身后的餐桌上,不知何时坐着文燕,一身雪白的小保安向前,正对着她讨好的咕嘟着什么?可文燕的眼睛,却嘲弄地望着自己。

“心驰神往,四目传情,对吧?”

李灵优雅的又舀起一勺鸡汤,举在半空:“你的燕儿正和保安调情呢,很伤心呀?”“说什么呢?”白驹的脸孔有些发烫,十指匆促的对插着,对插着……

“前天下班,我看见你那小宝贝,被一对老夫妻抱着逗乐。”

吱!极轻的悄响,鸡汤咽下了喉咙:“你那妙香和香爸香妈我都认识,可我不认识那对老夫妻,怎么,你请了保姆?还二个?这要多少钱呀?”




评论专区

  • 用户名: 电子邮件:
  • 评  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