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博在线娱乐

当前位置:首页—— 散文随笔

散文随笔

高棉故土会有时 1-19日柬埔寨之旅 14
作者:谢奇书  发布日期:2019-04-06 22:52:11  浏览次数:176
分享到:

不一会儿,我们花了4000柬币(时值人民币8块),在一处貌似市中心的地带下车。我们相互紧巴巴的拉着,彼此罗嗦嗦的叮嘱,游弋在林林总总的露天摊点前,穿梭于大大小小的夜宵车间,与黑黝黝衣着朴实的柬埔寨年轻人摩肩接踵,和南腔北调兴高采烈的各国老外们举手嗨呼,真有点即新鲜刺激又何曾相识之感。

游弋一歇,校医建议大家去吃点夜宵,我们欣然同意。

柬埔寨的夜宵车,都是用嘟嘟车改装而成。找个人流相对少的地方,车停人忙,几张小桌塑凳一摆,不锈钢佐料瓶和小火炉一放,食客便不请自来,成为一景。迎接我们的车主,是一个典型的柬埔寨老妇,带着个面相幼稚的小姑娘。

我们都不懂柬语,只好按图索骥。

分别要了一碗米饭,三个卤蛋,三条小烤鱼和一易拉罐啤酒。啤酒归了物理教师,其余的我们三人平分。可等食品端上桌,我们却相视苦笑,半天举不得筷子。

所谓一碗米饭,即是一小陀大约一两多点的饭,伴上一小团乳白色冰激凌,莫说三人,我一个人就嫌不够。更麻烦是,这种米饭加冰激凌的吃法,我们都从未见过,话说,它它它,它真能吃吗?

于是乎,我连比带划。

又要了二碗只有饭,不加冰激凌的米饭。至于原来那一碗,由校医推给了物理教师。正眯缝着眼睛啧啧有声品着异国啤酒的老头儿,随手拈起一筷喂进嘴里,却叭的吐出,老脸皱成一团:“哇呀,这是些什么鬼玩意儿哟,凉得我牙齿生疼。”

我们还没回话,一边小桌上的当地食客,二个中年夫妻先笑了。

女的露着白牙齿,端着饭碗对我们摇摇:“好吃,好吃极啦!”男的则举着易拉罐,笑逐颜开:“中国,中国棒棒的!”听俩夫妻都说的是中国话,我也兴趣勃发,举起右手,先甜甜脆脆的来了句:“哈罗,同胞们好!”

校医也微笑招呼:“你们好,原来也是中国人啊?”

接下来,我就不累述了。原来,夫妻俩就会这二句中国话。可是仍能看得出,夫妻俩虽然说不出,可大约能听懂我们的意思,频频点头,不提。

倒是那物理教师,出了点小问题。

老头儿先是吐掉了嘴里伴着冰激凌的米饭,然后又打算把剩下的全部倒掉。这时,校医说话了:“××,我可警告你,你要敢倒掉,剩下的旅程就自己一个人闲逛去。”嗓音轻盈,带着很好听的尾音。

校医老太太,就像在安慰自己的病人

老头儿呆呆,眨巴眨巴眼睛,解释到:“不是我浪费,是从没这样吃过哟。”“对了,是从没这样吃过。”校医浅笑笑,依然慢悠悠,轻悠悠的:“因为这是在国外,车上我就提醒过,出国后的你,代表的不仅是你本人……”

我忍笑别过了头,实在不忍看那可怜的老头儿,被老太太义正词严的好一顿数落。




评论专区

  • 用户名: 电子邮件:
  • 评  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