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博在线娱乐

当前位置:首页—— 短篇中篇

短篇中篇

第十一次世界华文闪小说同题大展 (6)
作者:林爽  发布日期:2019-03-24 14:29:13  浏览次数:730
分享到:

本期题目:
点评:程思良
编辑:林兆荣(負責中国大陆及香港) 
 林爽(負責中国大陆以外) 

李學英    廣東省潮州市 

當她看到那條白色的,帶花蕾邊的連衣裙時,眼睛瞬間亮了。

她掃視一下四周,迅速地拽下連衣裙塞進隨身背著的包裏,轉身就跑。

就在她感覺自己終於要邁出商店的大門時,迎面撞到了一個人。不知道從哪兒突然冒出一個聲音來:“有賊!”接著,兩名保安像從地底下冒出來似的,一下子站在了她的面前。瞬間,她的淚便掉了下來。

一位保安說:“你哭什麼?難道你認識這個人?”她揩了一下眼睛,才看清保安捉住的那個人,正是與自己撞了個滿懷的中年男子。那男子鬍子拉碴,惡狠狠地忽又驚訝地盯著她看。她慌忙地嚷嚷道:“不認識,不認識。”

回到家裏的她,看到母親正一個人坐在客廳裏擦眼淚,便立即從包裏掏出連衣裙來,笑著說:“媽,您看,只要您穿上這件漂亮衣服,爸爸就會回來了。”

母親驚訝地問:“這條連衣裙肯定很貴。你怎麼來的?”

她拿著連衣裙在母親的身上比劃著說:“您甭管。只要您穿上這條連衣裙,肯定比那個狐狸精好看。這些年,您不是一直盼著爸爸回來嗎?”

母親一下子將連衣裙搶過來,厲聲說:“這條連衣裙是哪來的?你老實告訴我!”

她在母親的注視下,慢慢地低下了頭。

母親說:“人的美,是在內心,不是在外表。你若從小養成了小偷小摸的習慣,穿再漂亮的衣服,都是沒用的。走,媽帶你把衣服還回去。”

走到商場門口,一群人還圍著那個賊,看來還在等員警來處理。

“啊!怎麼是……”母親不經意瞟了一眼那個賊,突然叫起來。

原來那個中年男子,就是拋棄她們母女,離家出走多年的人。(597字) 

程思良點評:女兒去店裏偷連衣裙給母親,是想讓母親穿上漂亮的連衣裙,比那個狐狸精好看,使離家出走的父親回心轉意。孩子的作為,讓人不勝唏噓。而那位不稱職的父親,在外面其實過得並不好,不僅鬍子拉碴,而且竟然做賊。 

李小慶   山東省威海市 

他捧著這件失而復得的傳家寶,涕淚縱橫。

還是個孩子的時候,母親就把這件寶貝給它,讓他無論如何都要保管好。

一開始他裏三層外三層包裹著,再放進百寶箱裏牢牢鎖起來。可是,日光荏苒,人心易變。那件寶貝被一雙無形的手偷走了,而他渾然不知。

從他第一次接受別人的紅包做了一次手術,那個箱子就被撬開了。

從他利用職務之便購進了一批醫療器材,而幕後老闆就是他時,那件寶貝就徹底被偷了。

之後的日子裏,箱子空空的,他整個人也是空空的。

直到一副冷冰冰的手銬戴在了他的手上,他才如夢方醒。

10年後,他將那一把手術刀放在母親的墳前,還有那雙被手術刀切割下來的無形的手。

(267字) 

程思良點評:一個人的良心如果被偷走,做事就會無所顧忌, 滑向罪惡的深淵。  

聶銀鳳   山西省大同市 

明華每天上下班得乘公交汽車,車上的悲喜鬧劇他見了無數。有幾次,他甚至親眼目睹了小偷作案的過程,真想大喝一聲:“住手!”可是,自己每天上下班乘公交汽車,這等人又怎敢得罪?只好睜一眼閉一眼,看著得手後揚長而去的小偷,他的手微微地抖;看著被偷東西後失魂落魄的人們,他的心隱隱地疼。他的心中常常莫名地升騰起恨意,對小偷的、更多的是對自己的,體內總有一種力量蠢蠢欲動,卻又被自己抑制了。他身上的什麼東西被偷了,他說不出來。

今早明華又坐上了公交汽車,靠站時上來一對母女,孩子很小,明華禮貌地給孩子讓了座。“媽媽拿吧,小心小偷!”母親向孩子要手上的包。“不怕,有高個子叔叔呢,小偷不敢偷。”孩子稚嫩的聲音響起,在孩子幼小的心中,明華就是正義和力量的化身。明華的臉微微地紅了,心中卻是一動,眼神隨意地飄向車內,啊,明華心中一緊,差點叫出聲來,真的有小偷。人那麼多,怎麼辦?再看看小孩亮亮的眼神、純純的笑容,明華急中生智,說:“我的東西被偷了。”東西被偷,善良的人們都起身幫助找起來,小偷的手只得縮了回來,因為那位被偷的乘客也站起身來。

到站了,無從下手的小偷只好下了車,有人小聲嘟囔:“那是小偷,剛才在偷東西。”“叔叔,您被偷的東西找到了嗎?”孩子甜甜的聲音再次響起。“孩子,叔叔找到了!”“誰幫你找到的,叔叔,你得謝謝人家。”“是啊,叔叔真的謝謝你呢! ” (566字) 

程思良點評:小說構思精巧,表面上寫的是小偷在公車上偷東西,實際上反映的是不敢見義勇為的主人公的正義感被偷走了。由於孩子的信任,使他又找回了丟失的正義感與勇氣。 

卓爾  吉林省長春市

一向信奉上帝的聾兄,突然做出一個荒唐決定,他要到天庭討要救心的靈丹妙藥,根治盲妹與啞哥。

站在一旁的啞哥比劃著:“縱然天庭真有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藥,討,根本是不可能的。人參果和蟠桃,那是給神仙吃的,除非你是孫悟空!”隨之哇哇地怪笑。

“是孫悟空,那也不是討,那是……”盲妹也潑冷水,“再說了,我們都信奉上帝。怎麼可能去……”她忌諱說出那個字。

“其實說出那個字也沒什麼,上帝跟那個字就無關嗎?如果不偷工減料,怎麼會有我們這麼多殘缺?”語調由憤慨轉向悲切,“盲妹,其實你的眼睛是有救的,啞哥不說話也是由自閉症引發的。”

“即便如此,你要討的,首先是救耳的,然後是救眼救喉的,討救心仙藥,用意何在?”盲妹與啞哥,一個質問,一個置疑。

聾兄置若罔聞:“這回,我還真的要當一回孫悟空了!”

許久許久後,聾兄回來了,人間多出了一味奇妙的口服液。

“盲妹”摘掉了墨鏡,重新審視賞心悅目的世界,繁華而不乏仁愛:雷鋒扶著老大娘過街,對面是令人稱道的白求恩診所;朋友可以推心置腹,喝的酒絕對是純糧釀造的。

“啞哥”不僅開口說話了,還與盲妹開辦了科研所,專門研製並推介多功能“速效救心口服液”。

據說,生理機能障礙,只收工本費;而心理機能障礙一律免單,你說可笑不?

其實也並不難理解,在盲妹啞哥心裏,普羅米修斯的“盜”無疑點亮了世界,而聾兄的“偷”則是在純淨世界,所以必須千方百計完成他所未盡的“救心”事業,也包括忙裏偷閒寫小說。(590字) 

程思良點評:對症下藥。在世道人心淪喪的社會,當務之急無疑是“救心”。難怪聾兄要到天庭偷救心的靈丹妙藥了。 

司文   陝西省華陰市

市委搬新址後,與家屬院一牆之隔的老辦公樓如今變成市公安局。

去年吳書記調外地,我有幸買到他在這個家屬院三樓的房子。

國慶長假回來,鄰居正在安裝防護網。也聽說好幾家被盜,我覺得用不著,咱不是當官的,何況隔壁就是公安局。

早晨起來我到客廳就傻眼了:衣服亂扔,窗戶大開。

幸好只丟幾百元。

已經裝上防護網的鄰居阿姨提醒:這房子原來可是吳書記的!

幾步走到公安局,門衛大叔說:這兒是市局,報案要到城關派出所;再說就丟那麼點兒,無法立案;晚上清醒點,別睡那麼沉! 

我暈!

八千塊!鋼材價格暴漲,我也只好咬牙安裝防護網。

秋老虎正發威,我忙給師傅倒茶;現在打工不易,咱深有體會。

一個瘦高個兒小夥脫去工作服正在洗手。兒子悄悄把我拉到臥室,關上門說:爸,洗臉那個瘦高個兒是小偷!肯定是他昨晚上偷咱家的!

我大驚:你咋知道?

他衣服袖子上還粘著我的兩毛一!我用雙面膠剪的,昨天下午在窗戶邊上貼了幾個,你看這兒還多著呢。

兒子拉開抽屜,指著裏面一大堆不同級別的“軍銜”。

我假裝給瘦高個兒遞煙,清清楚楚看到他衣袖上粘著一張“少校”軍銜!

莫非他們為了警示那些不安防護網的?也曾聽說過門鎖被撬是修鎖人幹的。

撥通110……

看著即將裝成的防護網,感覺自己也像在牢中。(502字) 

程思良點評:文雖不長,但構思比較精巧,內容也頗豐富。雖然住宅區旁邊就是市公安局,但卻頻頻失竊,耐人尋味。不是官員的“我”遭竊後,已經裝上防護網的鄰居阿姨提醒:這房子原來可是吳書記的!話中有話,意味悠長。無奈之下,我花不菲之資請人裝安裝防護網,出乎意料的是,安裝者竟然就是小偷!讓人啼笑皆非。

段聯保  上海市

躥入國際新村的兩盜賊,溜進了A住戶。
  馬三炮指著臥室牆上的照片,欣喜若狂:“哥,咱要發財啦!”
  李四虎眯著眼看了一下,眉頭突然一緊:“發啥財?快走!”
  “哥,這可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美國人家。肯定有美元。”馬三炮激動地說,“全世界就算美國人最有錢。不偷美國人偷誰?”
  李四虎剜他一眼:“難怪弟妹說你四肢發達頭腦簡單。你真是個連屁都不知道香臭的糊塗蛋。快走!”
  兩盜賊摸進B家。馬三炮看見床頭櫃上的照片,又是一陣驚喜:“哥,今晚的運氣咋這麼好?咱不想發財都難!”
  李四虎注目一看,臉繃得像塊繡花的布:“你呀,狗熊闖民宅,笨到了家。”
  “哥,睜眼看看,這家住著可是法國人,法國人使歐元。聽嫂子說,這歐元比美元還值錢!”
  “豬腦子一個!這麼多年白混了!”李四虎抓住馬三炮胳膊就要向外走。
  馬三炮不樂意了:“說你怕美國人,情有可原,你咋還怕起法國人來了?”
  “呸!別跟我扯犢子。快走!”
  兩盜賊闖進C家。馬三炮一見客廳裏的全家福,立馬像泄了氣的皮球:“今晚准沒戲!”
  李四虎笑顏逐開:“總算找到財神爺了。過了這個村可沒這個店。兄弟,快動手!”
  “門前水塘知深淺。最沒錢的就是咱中國人。””馬三炮說。
  打開保險櫃,馬三炮嚇出一身冷汗。金磚銀塊,項鏈耳環,鑽戒玉鐲,現金票據等應有盡有……
  分完贓,馬三炮忍不住問:“哥,咋不偷美國人和法國人?”
  李四虎說:“美國人負債生活,法國人天天買醉,只有咱中國人才余錢過日子…” (584字) 

程思良點評:小說構思巧妙,佈陣設疑,層層推進,最後揭開謎團,原來如此。

 沙劍波  江蘇省常州市 

家裏的米缸怎又見底了?婆婆邊舀米邊犯嘀咕。

媳婦珍的臉一陣紅一陣白。

婆婆的懷疑不是空穴來風,家裏總是經常少東西。

婆婆從不懷疑兒媳。兒媳遠離娘家,又很少外出,口碑又好,想懷疑也沒個藉口。

公公是個二流木匠,沒活時也不下地;婆婆從小就沒下過地,丈夫大學畢業後留在外地,地裏的活全靠珍。

隔壁老楊上有兩位老人,一個靠拐走路,一個靠摸做事。妻子患病多年後,撇下三個孩子撒手人寰。

珍看不下去,隔三差五從家裏拿些吃用穿的塞給老楊。老楊想拒絕,但拗不過窘境。

晚飯時,婆婆盯著公公,家裏的米是你拿給那寡婦了?

公公眼一瞪,說,不就是送過一次雞麼,還提?

婆婆說,不是你是哪個?

珍心虛地埋頭扒飯,兩個老人越吵越凶。

孫子忍不住,說,你們都別吵了,是我偷了換糖了。

兩位老人止住吵聲,齊刷刷把眼對著孫子。

婆婆“啪”地將筷子一放,說,我的小祖宗,小小年紀就學壞。孫子一看奶奶舉手就要落在他頭上,嚇得嗚嗚地哭。珍想瞞已沒了退步,她怎能讓孩子背黑鍋。

珍攏了攏頭髮,說,爸、媽,這米是我拿的。

是你?兩位老人遂將目光對準兒媳。

珍說,我看老楊家實在過不下去了。

婆婆一聽來氣了,說,難怪老楊總幫我家幹活,你們這樣不清不楚,不怕有閒話麼?

公公一看陣勢,忙說,老楊與兒子從小就親,我們能幫點就幫點。不過,這事該讓我出面,女兒家還是要避嫌的。

嗯,我知道了。珍點了點頭。

婆婆丟下一句,都是一幫家賊。走進灶間拿起一塊肉閃出了門,朝著五保戶老楊家走去……(596字) 

程思良點評:一起家裏的米缸少了米的風波,牽扯出一幫家賊,不過,讀者卻要為家賊們點贊。他們都是心地善良、扶危救困的好人。小說最後臨去秋波又一轉,寫婆婆拿起一塊肉閃出了門,朝著五保戶老楊家走去,閃得精彩,意味雋永。

 楊洋   湖南省湘潭市

張憶設計這套方案時,自以為天衣無縫。但到了實施的時候,他難免不臉紅心跳。
     老伴疑惑他:你答應了我們,別耍心眼。
   張憶不敢對視她的眼睛,尷尬地扭頭望著鄰居老王,老王會意,他說:大嫂,  老張這些日子,天天呆在醫院和家裏,愁得慌。今天陽光暖和,是我提議他去農場釣半天魚,釋放一下心情。
   老王的戲演得逼真,張憶老伴有點相信,她嘴碎起來:你不知道,每年這個時候,他都要去廣西,給他的戰友掃墓,已經三十五年了,一次都不願放棄,還寫下遺書,死後讓女兒接替他。要是平時我隨他,今年病了,路都走不穩,坐著輪椅咋去?做了好久的工作,才承諾我們以後再去。
   拿好魚具上車。老伴轉身鎖門回來,車不見影子。她霎時驚慌起來,難不成他偷偷跑了。慌忙問老王愛人,老王確實去釣魚。打張憶的電話,回復放心的笑聲。她立馬打電話給女兒,咋辦?
   車上,老王納悶問張憶,為啥要堅持這樣?
   張憶默默地回憶起三十多年前,在反擊戰前線,四個新兵聚在一起約定,誰活著,就要給死去的戰友掃墓。當年的承諾就像刻進他的骨頭裏。他堅守承諾,終得福報,創辦的企業越來越紅火,他才有照顧戰友家屬的資本。
   高鐵站門口,女兒一行人正在等侯。老遠,老王傻眼了。
   張憶要他把車停下,轉坐去機場的計程車。那裏,有五位網上約好的自願者。當他到達機場時,何止五位,有十幾名著統一紅背心的自願者。
   一條短信飛到老伴手機上:原諒我的失信,我的心被戰友們偷去了,活著就要兌現承諾。

 (593字)

程思良點評:因老伴病了,坐著輪椅,不能如往年那樣陪張憶去廣西給死去的戰友掃墓了。張憶假裝答應老伴等她的病好了再去,但卻偷偷出走,前往廣西為戰友掃墓。之所以如此,是因他要堅守當年的承諾。

李黎   福建省泉州市

吃過晚飯,小張在客廳看小學三年級的女兒寫作業。

小王則在房間整理從陽臺上收進來的衣服。

衣櫃裏有個小抽屜。昨天中午,小王收來房租兩千元,沒來得及存銀行,暫時放在抽屜裏,等哪天有空再拿到銀行去存。

小王整理衣服時想起這筆錢。打開抽屜,拿起那疊錢來數了數。怎麼少了一張?再數,還是少了一張。

從店裏拿回的現金,是二千完好的,現在少了一張了。小王想了想,可能是老公拿去了。

小王不作聲,把抽屜關好,就到客廳陪老公看女兒做作業了。

女兒做完了作業。小王送女兒進房間睡好了覺,才輕手輕腳回到自己房間睡下。

小王搖了搖睡在身邊的老公,很小聲地問:“抽屜裏少了一張一百元,是你拿了?”

小張說:“我沒拿。”

小王說:“那是女兒拿了。”

小張想起女兒書包裏的新鉛筆盒,思索著說:“可能是女兒拿去買鉛筆盒了。”停一會,小張說:“我來處理這個事,你不要管。”

小王說,你悄悄地問,別大聲。

小張小王夫妻都很有智慧,遇事不急躁。

第二天 晚上,小張督促女兒做作業的同時,順著把“偷”字解釋。

女兒很認真地聽講。突然問了一句:“拿家裏的東西也叫偷嗎?”

小張望著可愛的女兒說:“這個也叫偷!沒有經過父母同意就拿為己用,就叫偷!”

女兒不做聲低下了頭。

第三天 晚上。小王看到小抽屜裏有一張五十元人民幣,還有一張紙條。紙條上寫著:“爸媽,我錯了!錢我花掉一半了。對不起!” (554字) 

程思良點評:教育子女要有藝術。面對女兒偷拿家裏的錢,小張小王夫妻倆不是勃然大怒,嚴肅責罵,棍棒相加,而是借解釋“偷”字,循循善誘地讓女兒明白犯了錯誤。

 


下一篇:视频


评论专区

  • 用户名: 电子邮件:
  • 评  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