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博在线娱乐

当前位置:首页—— 短篇中篇

短篇中篇

又见阳光
作者:郭娴  发布日期:2019-03-11 22:50:31  浏览次数:249
分享到:

1.

就是那天午后,很早就现出了残阳,那桔色光晕在云层里,瞬间就能透明,如同一丝坏笑,不留神看,就钻进了皱纹里。 

我正望着天色出神,接到黄露的电话,约我下午两点,在月秀路上的一家咖啡馆见面,时间有些紧,我抓了件披肩,冲出了门,一阵风把我涌进了出租车,这风刮得带着哨儿,像孩子一样鼓着腮,成心地吹,是想把这周遭的乱七八糟抹干净似的。

下了车,一眼望见醒目的怀旧字体“又见阳光”,正是这里。黄露正伸着脖子,盼着。见到了我,赶上前拦腰把我抱住,抱得好紧,有些疼。

“就让我好好抱抱吧,以后可就抱不到啦!”黄露少有的兴高采烈。

我拍拍她那张精巧的脸,附和着。这天生的出众,真是无需任何修饰,略扫过睫毛膏的眼睛,忽闪着点点诱惑。

“今天迷死人了,有什么喜事?”

“我终于拿到了澳洲的技术移民签证了。”

我心中立刻感慨翻腾,以致无言以对,只是抓住她的手,握着。三年了,工夫不负,终成正果。而黄露却咬着唇,叹着气,忽又提起精神,堆着笑,递给我菜单,让我点咖啡。

2.

“这是陈云开的店。”

“陈云?”我吃惊的眉毛,快能飞到天上了。

“她这么个小鸟依人的‘暖宝宝’竟有如此大手笔?”

这其实,并不是最令我吃惊的,我望着黄露,心有灵犀地明白了今天我们约会的意义。

“你选这儿作告别仪式,还是忘不掉吕小光吧?”

“不光是他,还有我们大学在一起的时光,像是刻进了我的身体,怎么才能让这些消失呢?”黄露耸着肩,无奈地反问着。

我觉察到脸上复印了黄露无奈的微笑,这微笑让我们彼此嘴角上扬,纯真地联接到了脑波,荡漾着,轻推着思绪回归过往。

四年的大学围墙,抵御着现实的肃穆阴森,让我们可以株守着这份虚假的安逸旖旎。时光飞逝,真实虚浮易见,而这份优裕从容的理想,也渐渐鼓出了一个现了原形的脓包。就等毕业将近,四面的围墙都打开了门,如在脓包上切了口子,一切的腐败肮脏,随即喷泻而出。

“陈云来了。”

黄露起身打招呼,我顺着她手指方向望过去,陈云比原来可花枝招展了好多,笑逐颜开的脸上,还多挂着些孤傲,身后跟着位,怀里抱着孩子的老阿姨。

“等我下,我帮阿姨把孩子放下睡好啊。”

“看看,真让人羡慕,孩子都这么大啦。”起身站着的黄露嘟着嘴感叹,搓着手想要抱抱孩子,眼睛也随着孩子走远了。

“我有八年没见陈云了,最后一次见,还是在我们大学快毕业,还是因为吕小光。”我打断黄露,她续上我的话:

“不就是那次吗?”

3.

毕业答辩之前,我们陆续返校上交实习报告。我刚刚踏进校门,远远望见十来个身着学生会制服的学生,从教工宿舍楼的方回,列着仪仗队似的压过来,队伍中间似乎还簇着一男一女,两人桀骜的神情突兀着,赴刑场般的不屑周遭。我渐渐靠近,一下子就辨认出是吕小光和陈云。我心中一紧,正暗自嘀咕:

“出什么事啦?这俩人怎么会搅在一起?”

谁料背后的衬衣被狠狠拽住,刹住了我上前打探的冲动。我猛的扭头,被一张惊恐的脸吓住,这脸上,两颗因狰狞而晦气的眼睛,正瞪着我,静止住了。

“黄露,你怎么吓成这样?”我打破了沉寂。 

“他们两个肯定是被张玉兰陷害的。”我赶忙拉黄露走到路边,掐住她的胳膊,暗示她冷静些。

“你别乱猜测,张玉兰?她不是吕小光的女朋友吗?又和陈云关系最好,怎么会是她?”

“怎么会是她?你很快就会知道了。”

“呵呵”

我嘴角上扬,冷笑着。正由于事不关己,我可以旁观,他们这些复杂的关系。

有时候,我无法想明白,正值芳华的他们,为何非得模仿一些成年人的老朽模样,去尝试历经人世间的纷繁复杂,纯真就在眼前,为何不选呢?

“你是学生会的,我们又是老乡,你试试,看看可不可以帮我救救吕小光。”

黄露说到了重点。

4.

黄露虽然和我是老乡。但我很少当众扯出这种亲密。因为黄露作为学生,行为多少不算得体。很多同学私下在传黄露和吕小光的不正常关系,也有同学偷偷开玩笑,说他们只是身体的约会,更有甚者处心积虑,怀疑黄露是出卖青春换取学费。

当然,对于他们这些,未加证实的只言片语,我既不想考证,也不会过问,始终保持着这份世俗的明哲。

在当时,吕小光明正言顺的女朋友是张玉兰。而她对此事,肯定也有耳闻,好像并没有反感。她为人处事,总是力求恰到好处,正如她那搭配好了的样貌。初结识她的时候,人人都感到过舒服。这种舒服就像她着一袭及脚踝的碎花长裙,乳白色的上衣裹在身体上,露着腰线,那般地刻意掩饰,却又引人入胜。其它的男生当然也会向她示好,送礼物,甚至私人约会。她也总是轻盈以待,总未见回绝。

我正判断着张玉兰的亦正亦邪,是否与此事有直接的关联。这时的黄露声音虚弱,开始苦苦恳求,我让她先平静下来,等我去学生会办公室,打听些消息再作商量。

我一进办公室,就冲上来个多嘴的学妹,满嘴的将来时态,裁判着吕小光和陈云悲惨的未来。并且凑近告诉我,系里面正想往校领导处报告,两人共处一室的不正当行为。

吕小光和陈云在里面一间办公室,靠墙前后坐着,等着。吕小光见我闪现,立刻叫住。

“麻烦你把这本书,替我还给黄露,好吧?”

我接过书的时候,他的眉目轻微地紧皱两下,我不动生色地明白了他的示意。

我告诉黄露,事情不是太妙。接着把书交给她,她立刻打开,脸上神情开始混乱,又莫名的复杂。忽然,她有种想给我跪下的柔糜不起,我撑住她,她噎住断断续续地说:

“你真得好事做到底,帮帮他们,去找这个人,好不好?”

我顺着她的手指,看见:王大夫。黄露补充:

“校医王大夫。”

我敏感地想拒绝,我怕搅进来,搅进这莫名的麻烦中。

5.

黄露看到我面露难色,可能为了说服我,就把吕小光这几年的能耐事和盘托出了。

在我们大一军训的时候,吕小光摔伤了脚踝,被送进校医院。王大夫尽心尽责的照顾吕小光,让他有种找回母爱的感动。他父母在他年幼时离异,他跟父亲和继母生活多年。

渐渐地,吕小光把心里话吐露给王大夫,王大夫也对他更珍爱有加。当时,王大夫的夫妻关系,也属名存实亡,她丈夫是学校里的“大人物”,似乎这种大,对于世俗的小情是不屑的,更不愿多花功夫经营。就这样,吕小光和王大夫不断深入地接触后,两人关系,病态般地升级了。

在这之前,吕小光告诉过黄露,他去打听了王大夫的底细,她丈夫是分管行政的副校长,王伟便决定趁势“攀爬”。

我吃惊得像尊塑像,虽然在听,但还是很怀疑听到的是真相。无论我是多么平静的人,一听这种下作之事,整个人也就不平静了。

“王大夫和吕小光搞在一起的时候,给他提供多少好处啊,让他住进教工宿舍,给他找最好的实习单位,给他争取毕业后的留校机会……”黄露絮叨着。我却恍然大悟道:

“吕小光这么多年真是顺风顺水,小道消息也在传,他将要留校,真不是空穴来风啊!”

我飞旋着的头脑,就快崩溃。一丝的清醒,让我立即想出果断地处理方法:我拒绝去找王大夫,替吕小光传话,但我选择陪同黄露,让她和王大夫交涉吧。黄露当时的胆怯和虚弱,我依稀记得,我不想放手。

6.

陈云和吕小光很快被放了出来,两人被迫承认是男女朋友关系,又因在宿舍被抓,并非衣冠不整。也无需上报校领导。但行为不检,两人都必须给系主任写检查。这必竟是留下了案底,吕小光留校的事情,也就从此化为乌有。

留校的新科状元随即宣布出来:

“张玉兰!”

这消息迅速地传开,令很多人都嗔目结舌。

陈云握着杯,自调的拿铁,眯着眼睛听我们念旧帐,倒是先笑了:

“嗨,还提那些旧人旧事干嘛,像嗓子里飞进了苍蝇。”

她呡了一小口咖啡:

“我当时确实是不知道张玉兰算计我们,就算知道,我也会将计就计。”

她还在笑,笑得越发勉强,身体伴着不自然的笑,在发抖。

“张玉兰和吕小光好,不就图他能帮她多行些方便吗?末了,发狠串通系主任,也就为除掉他。我呢,是饵。但我愿意,我喜欢吕小光,正好有这么个独处的机会,告诉他。”

黄露平静地听着陈云娓娓道来。显然,她事先了解了一切。我只是在猜测,陈云好像当时被爱冲昏了头脑,反而异常果敢。吃惊的嘴一张一合,插不上一句话。

陈云闭上眼睛,忽就侧面望向窗外。黄露起身,挨着陈云坐下,手搭在她肩上,轻抚着,说道:

“吕小光出事之前,来找过我,他说这世上唯有你能让他清醒。他喜欢你,但不敢靠近,更不敢拥有。你太过单纯,善良,他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,张玉兰也不行。陈云,你那么喜欢他,为什么不给他婚姻,让他安生下来,也就不会做傻事啦。”

陈云转过脸,又无可奈何地面向天花板,“他应该一直爱着的是张玉兰,两个钻营的人,有太多相互吸引的地方了。但爱归爱,事情归事情。他出事之前也来找过我,希望我找一个有责任心的丈夫,生两个孩子,叫他大舅。让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尽量保证身心都富足和闲适,让我替他完成安居乐业的梦想。我确实在慢慢地计划和安排,他设计给我的生活,也托他的成全,都也顺意。”

陈云斜斜嘴角,不无羡慕地瞟向黄露:“话说回来,他去找你,肯定也提要求了吧?他给我说过,和你在一起,他却可以一直沉醉着。”

“你没有猜错,吕小光希望我把一切都放下,忘掉。去新的环境,崭新的开始。我用了三年时间,完成了他的遗愿。今天和你们告别,也想得到你们的祝福,我真的是要走了。”

7.

“妈妈”

一个蹒跚的“小伙子”向我们嗲嗲地走来,似乎有些懂事,半低着头,瞟一眼我们,又赶忙低下头,学着害羞的模样。

陈云笑盈盈地迎上去就抱:

“小阳光,你醒了,你梦见妈妈了吗?”

小阳光顺势点着头。憨态可掬的样子让我们无法招架,都起身哈哈地跟着笑……

等我坐下来,忽就下意识地轻声默默念叨:

“小光,小阳光……”

黄露似乎听到,双目紧闭,泪水浮现眼角。我又一次,伸手拉着她。陈云也抱着小阳光紧贴着她。

现在,一切阴郁都被小阳光这道希望暖化了。我们起身告别离开时,还是欢笑着。彼此的脸上,罩着从透明玻璃窗洒下的阳光,红扑扑的.

8.

毕业后,吕小光开始创业,表面上,事业日益辉煌。暗地里,最大的心结未解。于是,聘用私家侦探,试图以洗耻辱。

毕业三年后,吕小光实名举报,张玉兰和系主任。两人私情爆光,张玉兰被开除,系主任贪污腐化被抓。

毕业五年后,吕小光心无旁碍,背井离乡,决定开辟新市场,大展拳脚。忽有一晚,应酬离席,被一众陌生人,群殴致死。

此事蹊跷,官方只是立案,至今未获背后真凶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选举


评论专区

  • 用户名: 电子邮件:
  • 评  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