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博在线娱乐

当前位置:首页—— 杂文评论

杂文评论

杂感西方人译中国情诗
作者:海曙红  发布日期:2019-02-09 10:31:52  浏览次数:383
分享到:

最近我读到一本西方人翻译的《中国情诗》(Chinese Love Poetry),这本诗集由伦敦大英博物馆编辑出版,所选情诗是Jane Portal翻译的,看名字应该是英国人。此诗集以爱情为主题,书中每首诗都配之以中国历代水墨绘画或书法,集诗书画于一册,显示出相当的文化品位,难怪我的澳洲朋友会赞不绝口,并极力推荐给我看。

在人类文化文学史上,爱情永远是写不尽的主题,古往今来不乏脍炙人口的情诗歌赋。此诗集从诗经到唐诗宋词到毛泽东诗词,还有徐志摩、胡适、北岛的现代诗,总共选入四十首中国情诗,时间跨度很大,薄薄一册无法概全。 一般说来,但凡选编集结成册就会有局限性, 就同一主题而言,每个编辑的选编内容都会不一样,因为眼光不同品味不同,或是考虑到不同的受众要求以及不同的市场需求。

大英博物馆编辑出版的这本《中国情诗》,当然是面向西方读者的,若宽泛地看待爱情和情诗,此诗集还是有看点的,只可惜不是双语对照。而我特想知道的是有哪些中国情诗会被西方人欣赏或接受,好奇心驱使我一口气读完,感觉有些诗,如果只读英文译诗而不知中文原诗,就会觉得它们不太象中国人写出来的诗。还有,毛泽东诗词入选中国情诗,让人脑洞大开顿感要学会另位思考。

在一般人眼里,情诗多少有些花前月下迷幻婉约的味道,而毛泽东的《为女民兵题照》则与众不同——“飒爽英姿五尺枪,曙光初照演兵场。中华儿女多奇志,不爱红装爱武装”。(Early rays of sun illumine the parade grounds/and these handsome girls heroic in the wind, with rifles five feet long./Daughters of China with a marvellous will,/you prefer hardy uniforms to colourful silk.)此诗若用中文朗读肯定会调动出一股豪情,而英译诗读上去感觉温和了许多。诗中把“红装”译为“colourful silk”,并非译者别出心裁,因为西方人确实会把女人与丝绸相提并论。还有,译者用Handsome来形容girls,为的是突出女人的端庄健美,尤其是在演兵场上的那种英姿和行为美,让我马上联想画家蒋兆和曾根据毛泽东这首诗画过的女民兵形象。

按理说这首诗算不上是情诗,就算是情诗也是不同寻常。我的澳洲朋友认为这首诗最酷,因为此诗写的虽不是爱情,但写的是女人啊,回到历史上的那个年代,试想正当青春的女人能做到素面朝天红心向党,把最好的芳华献给祖国和人民,不管她们是否自觉自愿,这种情感本身是多么质朴,否则哪会得到领袖诗人的赞美?他若是编辑也会选这首诗,我相信他说这番话完全出自西方人看历史的角度。

我们这代人对这首诗的语境或许多少有点记忆,但对第一次读这首诗的西方读者来说,肯定会充满新奇感,不管这诗能否算作情诗都足以引人注目。至于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中国女人,在该化妆打扮谈情说爱的年龄却在扛枪操练保卫祖国,她们读到此诗会作何感想作何评说呢?也许那特殊年代的往事于她们已成烟云,但诗歌记住了她们,通过西方人翻译的《中国情诗》,也让更多不同文化的人记住了她们。 




评论专区

  • 用户名: 电子邮件:
  • 评  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