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博在线娱乐

当前位置:首页—— 短篇中篇

短篇中篇

成长空间
作者:郭伟  发布日期:2018-12-20 19:34:33  浏览次数:227
分享到:

姜师与石碧新婚一年,就怀上了一个小宝宝,两家族人都很高兴。这是姜师的妹妹在医院B超室检查后得出的结论,系男孩子是没有说的了。

石碧说,娃娃非常好动,不是翻筋斗就是鲤鱼打挺,不是太极就是武当功夫,成天拳打脚踢。大家都很高兴,好动是孩子的天性嘛,再说也是聪明活泼的表现。后来,石碧渐渐觉得孩子是不是得了多动症哟,便有点不安。继而有点想法,就是按照早期胎教理论,尽早纠正一下孩子的不良行为。

石碧挺着大肚皮,轻轻以右手抚摸着说:“乖乖儿子,你不要乱动哟,不然妈妈要打你的。”

“乖乖儿子,每个胎儿都有个子胞,你知道为什么吗?就是为了约束孩子在妈妈肚子里的一定空间内活动哈。”

“手脚活动在一定范围和幅度之内,否则别人会说你没有教养哈。”

显然小俩口对孩子的期望是很高的。不是状元的学历,也一定是宰相官衔的标准。

但是儿子在肚子里不听。或者是听不见,或者是听见了也不理解,便照旧翻江倒海。石碧便把手拍得更重些。爸爸姜师也凑过来说:“古圣贤,古君子,举手投足都要合乎法度哈。你要听爸爸妈妈的话哟,吐辞为经,举足为法,要作个人上人,就得从小从小事规范开始,自我约束,自我规范。懂吗?”

儿子不知道疼,也是打不疼的。但他能感觉到振动时,很不好受,甚至有点眩晕,同时,宝宝也能感受到妈妈的情绪变化,妈妈的语气不佳,心情不畅,他便慢慢安静了一些,也一边习惯了妈妈的唠叨。

十月怀胎,一朝分娩。一个白胖胖的婴儿呱呱堕地,举家欢庆。当爸爸的姜师想留给儿子一个非常良好的第一印象,提前便打扮得西装革履,结着红色领带。但一切都来得太突然,他显得手脚无措,不知道从何事做起,只把提前给月母子炖的猪踢子一坨一坨地吃,好像是在想,该做什么事呢?

而爷爷奶奶最是高兴的,他们又有经验,立马就想到了一个好名字。“就叫姜强,如何?”

取名是一件大事哟,能首先想到,爷爷甚至有点得意。

“又不是耍猴打钵的,不好,不好。”奶奶噘着嘴巴,似嫌老头子不够谨慎,似笑非笑地说。

“是强大的强字,有何不好,身体强壮,性格坚强,家族强势,国家强大。都是好意思嘛。”

“不好听,不好听。”

“我看还是暂时用着吧,有好的再改。”

虽如此说,但大家的热情也降下温来,起名的思维也被束缚住了,要想再想个好名字以改名,恰恰是最难的,因此名字也就一直沿用着。

姜强生下后,刚洗了胎脂,石碧护士便指导奶奶,以围裙从头到脚严严实实地捆绑成一个圆柱体,手脚都顺向安放妥贴,与身体紧紧裹在一起,只露出一个脸来。

那时的脸还不会笑。

“手脚放直,才便于向长里生长。长骨尽量延长,最好达一点八米以上哈。”

“每天要换几次尿布吧?捆得太紧不好解。”

“这个问题我早就想到了,胸腹部以三根绳子缠三道,基本保持不动。臀部以下缠两道,小便大便后换尿布时,只解开下面两道绳子,就行了。”

“老婆,你真有办法。”

他们小两口儿商商量量,从衣服穿戴,到换尿布,吃喝喂养等细节上,周密计划,一切从长安排,坚持科学喂养。

真是一个甜蜜温馨的小家庭。

他们很勤劳,不到一个月就松一次围裙,洗个澡,欣赏一番后,再扎扎实实地包扎一次。果然,孩子的手脚都又直又细——好像只能往长里长。

后来,姜强渐长,便下地学习走路了,颤颤微微,偏偏倒倒……一岁不行就两岁,三岁不行四岁,小俩口有的是时间进行现代化教育。

“做人要诚实。天地君亲师,是人伦次序;忠孝仁义,是道德规范。”

“坐如钟,站如松,行为端方,出将入相。”

姜师他俩口子不用担心,向上跳,不过一尺,因为有地心引力帮他们校正,关键是上有天,应当敬畏,不可擅跳,顶撞之;下有大地,厚德载物,因有长骨的支撑作用,不致于跌倒在地,头破血流。

“不能太左,因为左就是激进;不能过右,右就是消极落后;叫你前进才前进,前进不能太快,太快会跌跤;不能太慢,太慢就会被旁人耻笑;当然,人后无眼,后退看不见道路,也是没有出路的。”

“姜强,做任何事都必须中规中矩,眼睛不要到处乱看,这叫目不斜视;心不能跑马,这叫安份守已,心无旁骛。笑不能露齿,嬉笑有度;话不能说尽,对任何人说话,都要留有三分余地。”

“对人要谦和,要不苟言笑,切莫要像贾局长那样得意忘形,趾高气扬。”

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
姜师是一名狱警,专门看守犯人,犯人得说一不二,不得越雷池一步。他批评犯人时,总是板着脸,声音也很粗鲁。凡他能想到的词汇,必定要完全说出来,心情才会平静下来。

“话都不会说,你教那么多,他听得懂吗?”石碧奶奶很担心姜强的教育问题。

“不教,是家长的责任,不懂,是自己的责任。”姜师却强词夺理。

读过私塾的爷爷,只是笑笑,不置可否。

“只管落实教育责任,不管教育效果,有一点意义吗?”

一家人对孩子的教育,各有重点和方向偏差,也是很正常的,争论可以不休,但课程表不能变。

三年多来,姜强一犯错误,都会受到姜师严厉的呵斥:“这娃儿智商低,反应迟钝,没门子,白养一场,将来定然没出息,最多就是当农民、背背兜的料。”

“站起来,站到墙角角去,不叫你不得吃饭,好好反省自己的过错。”

一会儿是妈妈训斥,一会儿是爸爸训斥,有时,父母教的知识,姜强听不懂。有时只有呵斥,姜强不知如何做。总之,姜强被呵斥一回,心就紧张一点,胆子就小一点,结巴更严重一点,最后无所适从——心不敢想,话不敢说,手不敢动。

“站住,别动!”

姜师随父受到过儒家文化教育,一贯仰慕先贤,崇尚儒教,见贤思齐,见不贤则似恨铁不成钢。

石碧学过护理专业,受过严格的无菌技术培训,她认为世界上每个角落到处都有细菌,尤其是关于在生活中时刻控制细菌病毒等微生物的的方法和措施,必须全面传授,必须严格遵守。

“饭前便后要洗手。”

“地上的东西不能再捡起来吃。那些东西已经被污染了,沾满细菌病毒、真菌螺旋体,有些是活体,也有的是芽胞。”

姜师有次发了特别大的火,说:“再不肯认真学习,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。”

姜强瞪着眼睛,茫然地望着父亲,已经不知他在说什么了。

姜强三岁时还不会说话,总是吞吞吐吐,语音模糊;他走路不稳,偏偏倒倒,摇摇晃晃,跌跌撞撞;坐着一蹲,站着一桩;端庄肃穆,如佛在龛。

正好外爷外婆来看姜强,见他目光呆滞,叫之不应,推之不动。

外爷着急地说:“你们把那个娃儿太溺爱了,还那么多规矩,他那么小,能懂什么呢?接受得了吗?‘因类施教’,你们懂吗?”

外爷虽然体型瘦削,却精神瞿烁,目光如炬,他又认真、仔细地看了一会儿,再次摇摇头说:“我看姜强好像很不正常哟。快去看看医生吧!”

他们便一起把孩子送到华西医院去看专家。挂号处不知道应该给他们挂什么科。看看孩子的样子,估摸着说:“先看个骨科吧。”

“好的,谢谢。”他们找到骨科专家,照了X光片,作了核磁共振,也测了骨龄,验了血钙,年轻的骨科专家说:“骨科看起来没有大问题,缺钙也不是太明显,只是骨头太细,关节僵直,难以支撑身体,还怕容易产生生理性骨折。”最后,年轻的骨科专家开了几瓶补钙的药,顺便提醒一下,要多活动,建议到营养科去看一下专家。

肥得像个满月脸的营养科专家一看,满脸疑问,这是怎么养孩子的?孩子脸色苍白,肌肉松弛,发育不良,像肌肉萎缩症,也像康索马氏综合征。从关节屈伸受到严重影响的方面来看,却又是肌肉强直综合症所致,关键就在于这些肌腱不灵活,还得防止发生佝偻病。营养科专家的眼睛本来很小,他还是眯着眼睛,显得凝神静气,又开了些药,抬起上眼皮说:“这娃娃可能不止这些病,有没有内分泌、神经系统、造血系统等方面的问题,多加几个科的专家号,多听听各方面专家的意见吧。”

姜师石碧俩急了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。

姜师抱着孩子——一个十七八斤的孩子,找到小儿脑外科。脑外科专家戴着高度近视眼镜,把眼镜几乎挨着孩子的额头了还在往拢里杵,看了一阵后,开了脑部CT,神经介质定性定量测定等检查,又检查了一阵囟门,检查报告回来后,他拿手里,眼睛与眼镜几乎等圆等大,立时一脸惊诧:“哇,已经四岁的一个娃娃,怎么就得了脑僵化症?这种病的发病率是五千万分之一,与脑萎缩症状基本一致,关键是绝大部分脑细胞已经失去活力了。”

专家见到的姜强的脑叶扁平,脑沟肤浅,脑髓发育不良,也就是未老先衰吧。

姜师俩口子的眼泪“涮”地一下子流了下来。医生说:“你们把孩子抱回去吧,愈后肯定不良,早作准备吧。”

但是,不知专家的意见,是早点准备生育第二胎,还是叫准备姜强的后事。

正好第二胎生育放开了政策。姜师与石碧两口子立即把心思全部放在了第二胎上,天天晚上加班。石碧是独生女,父母在老家生活,很孤独,石碧决定把姜强交给外爷外婆,姜师也没二话。

“生,生,生!只要观点不正确,生再多的孩子也是一个模子里捯出来的。”外爷气不打一处来,噘着嘴抱怨了半天,不知姜师小俩口听到没有。

临走时,姜师向父母表态,随便外爷外婆怎么抚养。“养大了是你们的,养不大也不怪你们。”

老家门前有两棵桂花树。不论多金贵的树,都必须扎根在平凡甚至腌脏的土地里才能正常生长。

外爷外婆把姜强抱回老家,时值春暖花开时节,尤其是桃李并艳,生机勃勃。他们每天上坡干农活,就顺便把姜强背去放在田边地头,由随他趴在地里爬来滚去,爬上梭下,泥巴满身也不管,汗水泡着也不管,吞吃虫子也不管……就这样,姜强在麦地边,高粱下,豇豆架下晒太阳,捉虫子玩,听鸟儿唱歌,与青蛙对话。反正每天洗一次澡,换一次衣裳,吃饭时就由随姜强,自己想吃多少是多少,天一黑就扔铺里呼呼地睡觉。

门前桂花开放时,才见其为金色灿灿,四野飘香,沁人心脾。姜强这时已经能站起来,稳稳当当地走路。说话也清晰,意思明白。有时是有说有笑,几步飞跑过来,一下子投在外爷爷婆怀里,惹得外爷外婆哈哈大笑,一家人都开心极了。外爷紧紧地把姜强抱在怀里,认真一看,姜强的脸色变得红润些,体重也增加了几斤。

“爷爷,我要上学。”

“我的乖乖孙子,好啊,好啊,想上就去上吧。”……

2018-8-29-9:30




评论专区

  • 用户名: 电子邮件:
  • 评  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