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博在线娱乐

当前位置:首页—— 长篇小说

长篇小说

津沽遗梦 第一部 第一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(1)
作者:梁军  发布日期:2019-03-05 09:20:23  浏览次数:198
分享到:

2000年1月1日,澳大利亚悉尼市。

南半球正值酷热的夏季。

安迪闲暇无事,驾车前往南区Rockdale附近的一家古董店闲逛。不巧,店主外出。他靠近橱窗,里面堆满亚洲的各式古玩,琳琅满目。其中有一枚倒置的四方的象牙染色的藏书印,安迪感觉似曾相识,却又不知在哪里见过。他踌躇半晌,只得用相机拍下照片,怏怏离去。

到家后,他把照片放在电脑上,仔细揣摩,应该是“雅村珍藏”四字。看来藏书者号雅村,这枚印章也是清末民国的老东西。

晚饭后,安迪和八十岁的老父闲聊。老父闻听雅村二字,情绪激动,说这是你太爷爷的字,这雅村珍藏之印章大有来历,一定尽快买回来。

接下来的两个星期,安迪度日如年。总算等到古董店的老板假期归来,谈妥了价钱,把印章捧在了手里。可对于印章的来历,老板却守口如瓶,只说是从英国的一个拍卖会淘换来的,其他的一概不知。

安迪的老父亲抚摸着印章,思绪万千。

一枚小小的藏书印章,揭开了一副中国近代史波澜壮阔的画卷。

1900年1月1日,清光绪二十六年庚子年,中国天津。

北半球正值隆冬季节,寒风刺骨。

洪廷森的前院书房里却是春意浓浓。管家赵朴、师爷卞家祺站立两厢伺候。

洪老爷身着军机紫的袍子,外罩海龙的罩衣,小心翼翼地手捧刚刚买来的宋版书,爱不释手。

师爷卞家祺赔笑道:“老爷,俗话说:一页宋版一两金,您这部《唐女郎鱼玄机诗》 一定是花了大价钱的。”

“师爷好眼力!这是浙本,刻印精良,着实花了我不少银子。”

洪廷森拿起紫檀书桌上的藏书章,正要用印,跟班二爷胡开在门外朗声通报:“二老爷到!”

话音未落,管家赵朴急忙撩起棉门帘,洪廷玉大步流星走进书房。

“大哥,小弟来给您请安了!”他满面春风,一揖到地。

“老二,快进来。有日子没看见你了。”

一旁的跟班二爷胡开、管家赵朴、师爷卞家祺,一起向洪廷玉行大礼:“二爷吉祥!“

伺候着洪廷玉入座,奉茶,几位知道洪廷森、洪廷玉哥俩有体己话儿说,便识趣地退出书房。

“老二,最近忙什么?是不是你的候补道有了实缺?”

“嗨,别提了!现任道台大人廷雍,是现今直隶总督裕禄的得意门生,甚得大人的欢心,和天津知府袁树勋又是挚友。他浸淫官场多年,爪牙遍布,行事低调而又滴水不漏,实在没有什么把柄可抓,估计我要等到须发尽白了。”

“稍安勿躁!天津自古乃京畿重地,朝廷任用官吏均需权衡再三。1860年《北京条约》后,咱们天津卫被辟为通商口岸,九国在海河沿岸开辟租界,吹泥垫地,疏浚河道,兴办洋务。表面上看似繁荣,实际暗流涌动。他们在租界屯了多少兵、养了多少马、存了多少炮?每日厉兵秣马,我看这些洋人包藏祸心,随时可能向朝廷发难。”

洪廷玉连连点头:“大哥言之不谬。为了了解各国洋人的动态,近来我结交了很多洋人朋友。对于李鸿章大人竭力推行的洋务运动和他‘受尽天下百官气,养就胸中一段春’的为朝廷分忧不惜个人名节的为官之道也有颇深的感触。”

洪廷森轻轻摇头:“你要做的是大清的官,还是要和洋人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。去春以来,山东直隶一带出现了什么义和团,领头的叫张德成,设立拳坛练拳,穷人们趋之若鹜。最近,他在静海县独流镇设立了“义和神团天下第一坛”。我听说还来了山东直隶等地的义和团,声势日渐浩大,人数已达两万,不可不防啊!如果世道真乱起来,一发不可收拾,咱们洪家的生意怎么办?”

洪廷玉赔笑道:“有大哥您掌舵,料也无妨。”

“咱们祖传的生意,到你我这一代,已历三世。俗话说:穷不过五服,富不过三代。守业更比创业难。不过,也许这内外交困的乱局,对你这个候补道,却是天赐良机,,,,”

窗外的北风呼啸。

未完待续




评论专区

Jams2019-03-05发表
梁军真是多产作家啊!悉尼三部曲不易啊!致敬!
  • 用户名: 电子邮件:
  • 评  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