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博在线娱乐

当前位置:首页—— 长篇小说

长篇小说

《非占有的爱情》(第二章•3)
作者:熊哲宏  发布日期:2019-01-17 11:19:47  浏览次数:208
分享到:

他一宣布“我们休息一会儿吧”,就飞也似的,一个箭步蹦下讲台,又一阵风似的,像年轻人那样跃出门去。

我紧接着从后门,像黑猫紧盯猎物似的,悄悄跟了出去,想看看他会到哪里去。这是昨晚我所规划的“程序”中,尚没有设置的。我是灵机一动,想找个尽可能的机会,和他搭讪。只见他在走廓的尽头向左拐,径直进了教师休息室。我想看看他在干吗。我的心怦怦直跳!我不敢直接向房间里瞟,只好佯装路过的样子,并不扭过头来,而是把眼珠使劲儿向左边睃着。就那么一瞬间,我斜睨到了,他拿一个纸杯,正在饮水机上取水。里面好像还有一位老师。我进不进去咧?……我犹豫一阵,可还是退缩了(在这关键时刻哟!),并给了自己一个合理化的安慰:他需要休息,此时不便打扰吧……但我又有点儿不甘心,不想走开,便只得傻愣愣地,呆在远处的走廊玻璃窗下。

第二节课,我的心绪要平静些了。按昨晚我冥思苦想规划至半夜的“程序”,今天我特地坐在教室左边(靠南)座位的中间那一带,并且是靠过道的第一个位子上。坐在这里有啥子好呢?因为我早就注意到,我们教授讲得眉飞色舞时,或向学生提了个要紧的问题时,他往往会情不自禁地跳下讲台,边讲边在过道上转悠。这时,他的眼睛会盯着两旁的学生,观察他们的眼神反馈,间或,叫一个学生站起来回答问题。啊,要是他能认真地看我一眼,或运气好的话,让我回答一个问题,那我,就必定能引起他的注意了。

为要在第一次课上就锁定他的眼球,我可煞费了多日的苦心。昨晚半夜才敲定了这件醤紫色“V”字型开胸的连衣裙。这一选择基于两点理由,蛮充足的理由。一是性感。依我这情场老手之经验,光艳四射的性魅力,是搞定男人、让他对你一见钟情的致命春药。我这条裙子,因前胸为大开式“V”状,恰到好处地袒露了我的乳房所能赤裸的部分——不仅乳隙忽隐忽现、或深或浅,而且还直接将乳房那月牙形边缘,依稀显露在了外面。而“V”型尖端下那垂直状的褶裥在横腰带的紧束下,将乳房衬托得圆鼓巍然的。我在镜子前反复打量,确信女人性感的媚姿,绝对是潋滟出来了。

选这件裙子的第二个理由,是与我的皮肤颜色相搭。我在山西长大,皮肤是典型的或标准的褐色。这是怎么说的来着?若用文学语言的描绘,就是这种褐色既不深,也不浅;既不属黑褐或暗褐,也不属赤褐或金褐。反正,就是那种一般意义上的褐色来着,有点黑,有点黄。尽管我知道,我这褐色皮肤,曾让多少男人想入非非,就连今日的许多影视女明星,动用高科技的“薰烤”,都达不到的哦,但我在并不知教授的喜好的情况下,我还是想让我皮肤,显得,仅仅是“显得”,白一些。因此,穿浅色的衣服,就会使我的皮肤看起来更黑。这样,醤紫色,就是我的最佳选择。

“……有了进化心理学,爱情的研究,就不再是哲学家们纯理性的洞察,也不仅仅是,文学家们基于自身爱情经历的大彻大悟。要说呢,在日常生活中,这样的大彻大悟,还真来得不少哩。比如,像这样一些所谓爱情格言,什么……‘爱有许多理由,其实爱也可以没有理由’啦,‘真正的爱情就应该像太阳那样,每天都是新的’啦,‘爱上一个人,就是自我先失掉了一大半’啦,还有……请同学们说说,还有哪些有代表性的格言嘞?”

他像只美洲豹一般,轻腾一下,就蹦到台下来,向我这边的过道上,悠然地踅来。他左右两侧地打量着学生。我前排的一个女生试着说了一句,他不经意地点了点头。不知是这个同学启发了我,还是冥冥中有神祇在给我鼓劲,我脑海里那沸腾着的一隅,顿时弥漫着爱情温馨的气息,俄顷,一句格言,就那么自然地冒了出来——“再也没有什么比永恒的爱情,更短暂的了!”我仿佛受到上帝的“第一推动”那般,霍然站了起来,用微微发颤的声腔,把这句格言结结巴巴地说了出来。

“wonderful!wonderful!”他这样赞叹了两遍。“这个同学说得非常好,很像个爱情格言哩,很像,也蛮有韵味!”说完,他转身跃上讲台去。

我几乎惊魂未定达数十秒钟。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。连刚才的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,特别要命的是,他是怎么样看我的,我竟然——恰似大脑的神经信息传递遽然“短路”那般——都回忆不起来了。一直到快下课的时候,我大脑的视觉皮层区域,才悠然地闪过了一道亮光,他那曾发射过来的眼波猛然跃入我的眼帘:他的目光,在我脸上停留了两秒——只有两秒,我肯定,绝不会超出二秒!就闪电般的下跳到我的胸部——课后我揣猜,至少在这上面停留了四秒,整整四秒啊!我发誓,绝不少于四秒!

在此后剩下的课堂时间中,他那炯炯烈然的目光,又有两次,飘然落在了我身上。当然喽,他是无意识的,属于那种与同学们沟通交流的一般化目光。可这目光之于我,不啻要我的命了!他那一道道在旁人眼里极为普通的目光,却像神箭般的穿透了我的全身。这周身性的震颤感觉,一连几天,我都没有消释哦!

在我神魂颠倒、恍恍惚惚中,这堂课终于结束了。正当我准备按事先的程序,起身向他奔过去,向他提问的时候,没想到,唉,我又慢了一步!只见起码有四五个同学跑上台,将他围得个水泄不通!

我再一次,在座位上傻愣地犹豫了。上台去吧……可在那如花似玉的少女大学生中,我这个不起眼的校漂族,那自惭形秽的感觉,猛地一下袭上了心头;不上台去吧……又觉得这数日的程序规划,就宛如我儿时,在河面上用小扁石块“打水漂儿”,连个水花星儿,都没有溅起!这可如何是好呀?

最后,还是理智——怕羞,怕被冷落,更是怕被拒绝——战胜了情感。我就像那兀自凋零萎蔫的皱瘪的花瓣儿,软怏怏地,无所适从地,凄然离开了教室。

……




评论专区

  • 用户名: 电子邮件:
  • 评  论: